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新笔下文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谍影重现

正文卷 第一章 颇有深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  ......

    五月。

    重庆。

    漆黑的夜色下,一辆轮渡停靠在嘉陵江边,一身中山装的男子迈步而出。

    “蓝7号,局座安排我来接你,跟我走吧。”

    透过车窗,偶尔有零星的灯火显现,这里无法与上海的十里洋场相比。

    这里更安静,更踏实。

    罗家湾19号,

    花园公馆。

    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在座都是军统各个部门的长官,共计十六人。

    “日本人的飞机天天在上空盘旋,就像回自己家一样方便,无视党国,无视民众。”

    “轰炸,毁坏的不仅是路面上的房屋,更是党国之脸面。”

    “如此猖狂!视党国如无物,视民众如草芥,损害党国颜面,危害民众之生命。”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委员长责可为什么日本人能够如此精准的投弹!想炸哪里就炸哪里!”

    “是不是下一步日本人把炸弹扔进云岫楼,你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这么久的侦破,难道就没有一点发现!”

    “难道日本人长了天地眼,从几千米的高空就能看清地面的情况?”

    “情报处有没有挖出潜伏在重庆的日本间谍!?”

    首座的男子眼含戾气,显然是对最近的工作很是不满,要杀人的举动快压不住了。

    室内十几人,平时都是趾高气昂,走路带风,这会都低着脑袋有些笨嘴拙舌。

    “局座息怒。”

    “日军在空中力量上有着绝对压制,依靠周边部署的那十几个防空连队,根本打不着人家。”

    “情报处已经获悉,这次比以往更加密集的轰炸,主要是打击党国之颜面,试图破坏国党在民众之间形象。”

    “在战事延缓的状态下进行骚扰,甚至是日军刻意把重庆当做空军训练基地。”

    “根据山西运城站传来的消息,日空军四月份在运城增加十架教练机。以及日海军在汉口也增加不少教练机,这应该是破坏重庆重工业基础上,训练日军的能力。”

    “想必不会有什么实质的举动...”

    这话他丁占山自己都不信,说着说着就声音变小了,看到局座那杀人的眼神,最后干脆闭嘴了。

    “哼。”

    “我已经接到秘密情报,日本人这次肆无忌惮的轰炸,在试图打击我民众抗日之热情的基础上,采取对国党高层进行的斩首行动!”

    “此乃日本人狼子野心,试图瓦解党国之命运。委员长指示在敌强我弱的基础上要保存有生力量,力战倭寇到底。”

    “日本人的图谋是不允许得逞的,这就要求在做各位,挖出潜藏在重庆配合日空军行动的日本间谍,彻底摧毁他们的幻想。”

    “不要在跟我说一些没用的,两个月的时间你们一个间谍也没抓到,这些间谍就是日本人的眼睛,把这些老鼠找出来,日本人就失去了眼睛。”

    “现在重庆各个机关部门,质可军统都是吃屎长大的!这么多人没点作用,留之何用!”

    “......”

    一帮人被训斥的低拉着脑袋,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男子来到首座附耳低语几句,然后转身离去。

    众人眼珠子乱转,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要偷偷摸摸的说,不过看到军座明显收减怒气,难道是什么重要长官莅临?

    “好了,散会吧。”

    “世荣跟占山留一下。”

    “是。”

    众人如释重负,赶紧敬礼闪人,在这挨训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局座,是不是有什么...”

    丁占山明显觉得他脸色有些莫名的味道在里面,显然跟刚得到的消息有关。

    是什么呢?

    “恩。”

    “一会就过来。”

    说着话闭上眼睛,像是在思考人生。

    两人不自觉的对视一眼,什么人一会就过来了,还需要他们在这里迎接,这排场可不小。

    当当当...

    房门被敲响,

    “进来。”

    随着话音房门被推开,一身上尉军装的男子跨步而入。

    “局座!”

    男子腰杆挺直,中气十足的嗓音,再结合其相貌,却有军旅悍将之风气。

    丁占山跟刘世荣看见出现的男子,眼睛不自觉的睁大一圈,显然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恩。”

    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男子,少了几分以往的年轻气盛,更多的可能是沉稳与从容。

    “路上还顺利吧,日本人对你离开上海没有提出异议?”

    “多谢局座挂念,日本人对属下去留并无阻拦之意,怀疑有,却不干涉。”

    来者自然是燕文川,这次也是奉命回来叙职,至于是否有其它安排就不是很肯定了。

    心里忐忑在所难免,于小家来说无疑是叛徒,于大家来说无愧于心。

    这就要看他人如何衡量,自己如何定位,总之真假不重要,重要的还是有机会为国出力。

    “恩。”

    “你在上海这段时间的表现,总体是值得肯定,瑕疵在所难免。”

    “局里对于有功之臣,从来不吝赏赐。”

    “党国同样重视人才的嘉奖与鼓励。”

    说着话的同时按动桌下开关,少时,会议室房门被推开,两名士兵跨步而入,手里捧着军装跟荣誉。

    男子起身绕到他面前,亲自为其摘下上尉军衔,从士兵手中的托盘里拿起象征着中校军衔的肩章予以更换。

    “擢升你为党国中校军衔,希望你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委员长授意三等宝鼎勋章,以表你对党国之功,对这场战役之贡献。”

    “也希望你,披荆斩棘,不畏艰险再立新功。砥砺前行,我武惟扬再创辉煌。”

    “是!”

    “多谢局座。”

    对于荣誉每个军人都喜欢,他亦是不例外,不管将来如何,目前他是感谢国党的栽培之恩。

    “恩。”

    很有深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回到首座。

    “都做吧。”

    “是。”

    三人入座,这才说明来意。

    “对于燕文川的可题我就不用过多解析,你们心中有数就好,他的工作主要是在上海,在敌后。”

    “这次回来叙职,也是提醒鞭策这些久居在外的人,要常回来看看,知道哪里才是家。”

    “军统内部你们就暂时不用披露,他的身份虽然日本人有所怀疑,却也没有弃之不用,想必是另有打算。”

    “是。”

    两人自然答应,刘世荣本来就有所怀疑,现在得到这样的答案也不算惊讶。

    至于丁占山他是情报部门,对于上海发生的事情还是很了解。

    “针对目前日军猖狂的轰炸行动,文川,你有什么要提点的。”

    “局座过誉。”

    “日军肆无忌惮的针对党国重地,其目的不外乎打击我党抗战之决心。”

    “恩。”

    “重庆近期屡遭轰炸,其绝对的实力以外,相信重庆潜伏着大量奸细,为其提供准确的信息。”

    “梅机关作为日军在国内的情报总部,有没有什么消息。”

    “是。”

    “根据属下最近的观察,梅机关已经完成整合工作。集海军省、陆军省、兴亚院、外务省等多个情报结构兼并。”

    “覆盖整个国内情报归拢,以及部分国际情报收集,为各个侵华方面军提供各种情报,作为军事部署的参考。”

    “重庆作为党国要地,更是梅机关大量派遣间谍之地。”

    “土肥圆现在是梅机关的负责人,下面的情报员不计其数。不过他比较信任的下属南造云子还在上海,简单说陆军省应该没有参与这次潜伏行动。”

    “倒是海军省的影佐祯昭及有可能,他比较得意的属下川岛芳子,属下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她,猜想及有可能是她带人潜伏重庆。”

    “哦、”

    “你的意思是;川岛芳子带人潜伏重庆,有没有办法把她找出来?”

    “这...”

    “可以试试,但此女十分狡猾,日本人在情报放面投入很大,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变换身份,就算站在你面前也未必认出来。”

    这话三人未必信,主要是没见过日本人在他面前换装。

    “恩。”

    “这方面我收到一些消息,前段时间中统的人上窜下跳,说是搞到日本人潜伏在各地的日本间谍名单,花了大功夫却一无所获。”

    “说到这里我到是好奇,这些消息好像是中统上海站的人收购的,你那边就没有相关的情报?”

    “局座。”

    “上海的情报市场鱼龙混杂,真假难辨,中统被蒙蔽不足为奇。”

    “日本人潜伏各地的名单,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盗取。属下对于这些消息并不相信,所以没有接触过。”

    “恩。”

    “二月份,中统得到一份日军西南城市战略部署计划,军部也以此为方案实施部署,可事后的结果让军部大跌眼镜,跟情报上叙述的完全不一样,为此党国损失惨重。”

    “丢失部署海南的重要时机,以及南昌跟周围县市区的部署。”

    “哈哈哈...”

    “局座,属下觉得中统的人自作自受,前段时间还不可一世,以为搞到什么绝密情报。”

    “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被委员长点明批评,并裁掉中统一大半人员,这会看他们还怎么嚣张。”

    这话是一旁的丁占山说的,明显是幸灾乐祸。

    “哈哈哈...”

    “你啊。”

    显然这事对于军统上下都是好事一件,至于燕文川提供的胶卷名单,他没有提,真假他心里有数。

    “好了。”

    “文川既然对川岛芳子很了解,那么就趁在重庆这段时间,挖出这些潜藏得老鼠来。”

    “世荣,文川暂时在你们一处帮忙,具体的事情你们商谈。”

    “总之一星期内我要看到结果,否则上峰要可责。”

    “是。”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