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新笔下文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两世为人

正文 第183章 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握不住的沙子从指缝间掉落,我完全傻住了,然而大块头就在此时并没有跑到懒懒这边,他仰头疯狂的呼啸,我瞅着他身影突然的一闪,眨眼之间就蹦到三丈开外,凌空扑腾的身子瞬间变化成人性状态,锋利的爪牙露出来的凶像似要将人撕碎成粉末。

    然而,大块头气势凶猛,但是凌空扑腾身子尚未落地的,只见一道耀眼的白光顺着大块头的方向极速,“砰”的一声巨响,大块头整个身子像是被铁锤击中一般,“嗷呜”一声痛苦的惨叫,整个身子唰的下垂直的撞向墙壁,顿时烟尘四起,墙壁骤然裂出一道巨洞,大块头身子颤抖着从被砸穿的墙壁了掉在地上。

    “畜生,忘了谁才是你的主子了吗!”

    这句话传到我耳朵里,我握着懒懒幻化而成的沙粒,顿时就说不上话了,来的人是杀神,而我却没有看到谢师傅的身影,心里不禁为谢师傅担心,大块头被突然的一击,伤势不轻,瘫倒在地用舌头舔着流血的伤口,偶尔抬头看看攻击他的杀神,眼神里充满了不解,但他也没开口说话,只是趴在地上不动弹,我瞧他这模样,估摸着他心理也是搞不懂情况,感到憋屈,他的身上估计也断了好几根肋骨。

    我将懒懒身子幻化成的晶莹沙粒,握着一把装进胸口,对大块头说道:“你休息,这事你别参与!”

    也不知道大块头有没有听懂我的话,趴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愣是没站起来,蝙蝠妖虽然是修炼成精的妖怪,可是心里却还是有正义感,他冲杀神质问道:“好歹大块头也是亲手养大的,怎么能狠心下的了如此重手!”

    “啪-啪”两声清脆耳光,我都没看清楚杀神是什么时候出手的,蝙蝠精双手捂着红肿的脸蛋,低着脑袋不敢再说话。

    “废物,轮到你说话了!”杀神始终是不愠不怒的语气,但是他说的话,却没人敢回嘴。

    杀神说完这句话就把眼光转向了我,尼玛的那眼神就想是要吃人似得,我心里窝着火,吼道:“你杀了懒懒?”

    杀神冷哼一声,压根就不把我放在的眼里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非常的不爽,二话不说奔着杀神的方向我就冲了过去,举手就是一拳头砸过去,可能啥神压根就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他不紧不慢的打了一个哈欠,身子随便歪了歪,卧槽,我一拳头就砸了个空,接着我胸口就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胸口顿时空落落跟碎了一样。

    身子吃疼,原先的架势立马就消散了不少,紧接着杀神又是一脚正好揣在我腹部,这一下脚力非常的中,整个人完全不听使唤往后飞了过去,轰然一声直接撞到身后的墙壁才停下来,我他妈都傻了,曾经跟杀神比划过一次,很显然那些杀神并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这家伙隐藏的挺深。

    在绝对高手面前,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压根就没办法靠近杀神,实力上相差的并不是一两个档次,咽了口唾沫心里就开始慌了,父亲跑到我边上,将我扶起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摇摇头表示没大碍,父亲深吸了口气,准备去找杀神拼老命,我一把给他拉住,说:“咱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父亲不信邪,偏要去,甩开我手就奔着杀神冲了过去,我喊不住他,跟着一起跑了过去,准备联手****一次,父亲走在我前边,然而刚冲到半路的时候,父亲却突然停下了脚,紧接着眉头就皱了起来,我正好赶到他身边,与此同时父亲身子开始剧烈的抖了起来,我一把抓住父亲的身子,此刻便听见杀生冷笑一声说道:“就你们这等实力,根本就不配就跟我动手,整个地狱除了地藏王,你们能行?”

    张狂的小声回荡在整个地狱当中,父亲猛的抖了两下身子,整个人“砰”的一下单膝就跪倒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很快就将地面称出了个手印,坚硬的地面深深的往下陷,但是父亲的身子却没有伸起来半分,整个人还是不断的往下跪,眼看着就要趴到地面上,我死死的抱着父亲不让他跪地,但我使出了全身力量,始终都是无济于事。

    老爸浑身都在往地上掉着豆大的汗珠,压咬着牙根我说道:“闪开……”

    这会打死我都不会独自闪开,我死死的抱着话都说不上来,然而不到三五分钟的时间,我和父亲的力气还是没顶住压迫下来的力道,父亲整个身体“砰”的一下死死的贴在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父亲猛的一挥手,将我甩到边上,我就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的身体一寸寸的往地下陷进去,很快平趴在地面上的身体就完全与地面平行,而且还在不断的往下陷,似乎要将整个身体埋进地底下。

    我咬着牙,也顾不得父亲,我心里清楚是杀神对父亲使用的重力束缚,想将老子的爹置于死地,不过想在我面前杀神,也不是那么简单,我立马将黑袍展开给父亲的身体全部罩住,虽然杀神的实力够强,在地狱中能够见神杀神遇佛弑佛,然而在乾坤黑袍空间里,却并不是他说了算,所以我用黑袍将父亲罩住后,他就处于我所能控制的空间里。

    杀神施加在父亲身上的重力顿时消失,浑身无力的冲地表爬起来,坐在地上就大喘气,杀神点着脑袋一副漫步尽心的样子,他再次开口说:“魂归金身需要两柱香的时间,这才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我看你们怎么能继续挨过一炷香,慢慢的陪你们玩。”

    他也不急于将我们置之死地,我反而心里宽松了点,正好符合我的心意,不知道在他们高手高高手的眼里,是不是都有这份高傲的自信,我也跟他拖延时间,开口问道:“谢师傅呢?”

    杀神轻轻咧起嘴角,笑道:“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我心里清楚,谢师傅和杀神本身就是**的两派,他们能坐一起喝酒到天命,也能一句话不说就动手开打,生死不论,杀神没直接说明白,我却还想继续问,但是杀神却不搭理我的话语,身形一闪我一眨的时间,他就闪现到我面前,抬手就准备扇老子一巴掌,不过这次我早有准备,时刻都在警惕他会突然发力。

    我见他肩膀突然动了,随手就挡了过去,正好挡住他甩过来的手臂,也亏得我运气好,算准了他会动手,而不是动脚,但是杀神这一巴掌扇过来的力道,却不容小觑,我用力十足的力道,才在脸颊边上稳住了杀神甩过来的巴掌,我刚准备出手还击的时候,可没想到杀神突然加大力度,我脖子向后一扭,这才保住小脸蛋没被扇到,杀神动作非常的快,见一巴掌没有扇到我,直接用脑袋撞了过去。

    正好顶到我下巴,我就感觉整个下巴都要碎了,完全没意料到成名已久的杀神,竟然用这种****打发,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按照他的能力,完全可以直接一击必杀了我这群人,但是此刻的杀神貌似还没有这个想法,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还想再玩一炷香的时间。

    我心里却不是个滋味了,地下室里的李师傅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就算是剩下的金身全部融合了灵魂,难道就能够和杀神的能力相匹敌?我倒是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就在我一筹莫展被人当成玩具的时候,通道里传来了一声雄厚有力的声音,杀神一拳头将我砸开,扭头向后边看了眼。

    我一头栽倒在地,头晕目眩的都看不清楚,就瞧见在杀神背后散出一道炫目的金光,犹如白昼晴在半空的太阳,过了好一会儿那道炫目的金光才微微减弱,适应了突然炸开的金光,我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心底顿时就爽了。

    杀神疑惑的盯着身后那道金光,开口说:“你也来参合?”

    “我佛慈悲,劝你回头是岸……”

    “懒得理你!”杀神没等对方说完话,直接一句话就回绝了,我心底一沉,这杀神果然不是盖的,直接无视地藏王的存在。

    眼瞅着情势剑弩拔张,两人就要互相开火,但是地藏王却在此时双手合十,默默的念了句佛语,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了,我原本还挺乐呵的心,这会就像是被暴风雨摧残过的小禾苗,瞬间就蒙了,搞不懂地藏王是想咋样,突然的出现,没说两句话就撤了回去,我寻思龙套也不是这么跑的,好歹露两手瞧瞧,帮我争取点时间。

    地藏王一走,杀神便是傲气的冷哼一声,转过头再次看向我,很不爽的说道:“时间不多了,灭了你,你的十殿阎罗金身就是残缺了,我这些年的努力也不算是白费!”

    我正慌着朝地下室里边瞅,心里急的不行,可是这会正在里边的李师傅和黑袍,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他娘的就傻了,感觉自己有点扛不下去了,啥时候是个头啊!

    就在我郁闷的不行的时候,杀神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此刻的他就像是屠宰场的刽子手,拎着血淋淋的刀一步步向我这边走过来,然而我却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跟他死磕一场,自知之明告诉我,虽然死磕绝对是个死,但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死也要跟他磕到底。

    杀神发起了攻击,致命的攻击,他已经没有耐心继续跟我玩下去了,脚下向我走过来的步子虽然缓慢,但是此刻是他却也是在冷却时间,看他面不改色的表情,正在酝酿一个大招向我爆发过来,

    杀神举着右手,手掌中心燃起了一团烈焰火球,爆发出来的气场像是太阳风暴似得,随着他一步步靠近,我只能捂着自己眼睛,压根不能直视杀神手里的火球,与此同时我心里暗自祈祷,希望能挺过这关,对于刚才地藏王跑的龙套,虽然很不满意,但是也没有办法,地藏王只是见不过地狱里的血腥和丑陋的灵魂,身在地狱里的地藏王也只是他的一个分身,他的职责不是维护地狱,也不是制止地狱里发生的战争,他不属于鬼界,他是即可世界的大佛,刚才能过来帮咱说句话,就已经很给面子,我心里很清楚,和杀神的一战,只能自己接招,

    杀神一步步的靠近,动作虽慢但是气场却已经完爆在场所有人,我心里没底,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唯一能做的就是积蓄自己所有的力量,迎接杀神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招,我心里一慌神,脑子就不好使,脑子一不好使我就容易冲动,妈的,没等杀神进一步靠近,我就站起身子直接冲了过去。

    在我心里的打算,是先将杀神融进我黑袍空间里,不管怎么说,只要进了黑袍空间就是我的主场,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然而当我掀起黑袍准备发出攻击的时候,杀神却先我一步,他左手稍微一挑,从右手举着的光团里挑出一拨较小的光团,罩着我半掀起来的黑袍就蹿了过来,我转身准备躲开,但是那团暴戾的火焰像是追踪导弹似得,直接盯着我黑袍就飞了过来。

    无处可逃,眨眼之间暴戾的火焰缠上黑袍后瞬间就轰然烧了起来,我一个不注意,那火势嗖的下就飞了起来,直接绕着我脑袋就烧了过来,当下之急这件黑袍是保不住了,但是黑袍空间里还有表姐和夜魔,我飞快的将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迅速的解开披在身上的黑袍,冲着夜魔我就叫了起来:“妈的,不是说这玩意烧不着吗?”

    夜魔也很难看,他无语的低着脑袋,轻声的说了句:“那也要看是谁放的火!”

    我心一下子就软了,貌似杀神是想做最后一击了,甩掉正在冒火的黑袍,我想杀个回马枪,但是我脑子突然冒出了个声音,跟我说道:“你等着他攻击你,别动就行!”

    我心里一紧,倒抽了口凉气,问道:“你是谁啊?”

    他也没说话,我倒是想起先前融进我身体的黑影,刚才紧张的情况让我忘了这回事,这会想起来我就搞不明白,心里虽然好奇,但是黑影的能力比我强,能够在我排斥的情况下依然轻易的钻到我身体里,而且在我受到攻击的时候,他还帮过我,能够让我轻而易举的干掉黑无常,但是他一直不愿意说自己是谁,我就有点郁闷,既然帮了我干啥不愿意说自己是谁呢?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看到地精,我还以为是那小子,但是听着声音却又不是,想不通是谁就只能归结于自己的运气好,有贵人相助,就在我乱七八糟想着这些的时候,杀神面露凶相已经向我爆发了最后的攻击,虽然我心里乱的慌,但我还是听了刚才黑影说的话,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等着杀神的攻击直接砸向我的身子。

    杀神手里的光团带着劲风和暴戾的杀气,像是飞射过来的利剑,我咬着牙心里默默的想着死磕到底吧!

    果然巨大的光团向我飞射过来的时候,我浑身周围顿时闪现了一层层黄褐色的光团,虽然与杀神爆发出来的暴戾金光不是一个档次,但是围绕在我边上的黄褐色光圈,却是分布多层,一层层的向外扩散,就像是宇宙星星表面的光环,而且有着越来越宽阔越来越霸气的意思,我正琢磨这是傻玩意的时候,脑子里那声音继续说道:“站稳了,杀神的这招攻击力度之强,可不好处理!”

    我点头表示明白依旧站在原地没有,黑影跟我说话的时候,那光团已经飞射到了眼前,冲击缠绕我浑身周边黄褐色光圈,一道道的冲击使得我整个身子都颤抖不止,索性杀神使出的攻击暴戾之光,无法穿透环顾我身边的黄褐色金光,只能一层层向是剥橘子似得剥掉我身边的黄褐色光圈,我咬着牙死死的顶住,紧紧抓住地面的脚掌,却在重冲击力之下不断的往后退。

    脑子里的黑影也在提醒我,让我死都要顶住这次的攻击,我也想顶住,但是目前这情况,貌似很难顶的住,环绕在身边的黄褐色金光也在不断的消弱,眼看着杀神爆发出来的光圈就要冲破我环绕保护我的金光时,脑海里再次想起了黑影的话。

    “冲过去,灭了他!”

    我心里郁闷了,心想现在的我举步维艰,都在一步步的向后退,压根就没有办法向前走一步,我那什么能力去灭了杀神,我勉强的抬头看向杀神的时候,他刚才爆发出了致命一击,估计也是用了他大部分的能量,这会脸色苍白的厉害,也没了刚才凶悍的气势,按照黑影跟我说的话,现在****倒是灭了他的大好时机,然而此时的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真的没有办法!

    黑影貌似比我还急,他说:“你现在盯着杀招,你的朋友难道就在旁边干看着而不动手?”

    经过黑影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对啊,我现在被杀神牵制不恩能够动弹,但是我朋友们都还能动,我立即分散一点意识,传递到我另外一个分身白毛僵尸身上,还有站在边上一直没动的蝙蝠精,以及父亲和姑妈意识,我告诉他们说:“现在杀神使出了致命大招,我有高人在身后帮我盯着,你们趁他病要他命,联手将杀神解决掉,咱就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我这样急切的信号传递出去后,白毛僵尸丝毫没有由于,转身一个变身浑身雪白的白毛瞬间成了钢铁般的钢针,紧接着是父亲和姑妈,站在一边的蝙蝠老妖还有点犹豫,他不知道这一战,他是不是应该参与,而且另外一边的杀神也意识到自己将会受到群殴,立马恢复到之前的傲气,冲着父亲他们吼道:“想死的现在就上!”

    白毛僵尸是第一个冲上去,面对杀神犀利的眼神他没有任何的退缩,紧接着是姑妈十根阴阳怪气的婴儿脸蛋手指,瞬间拉的老长直接将奔着杀神的身子,将他双手死死的缠住,剩下的手指也狠狠的搅住了杀神的身子,与此同时父亲和白毛僵尸已经杀大他身边,杀神虽然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能力,但是面对父亲和姑妈他们的联手攻击,再者姑妈使出的大招已经限制住了杀神的自由,这样就给我父亲和白毛僵尸一个很好的攻击机会。

    白毛僵尸直接用强壮的身体冲撞在杀神的身体上,白毛僵尸浑身凸起的钢针白毛一根根的全都扎进杀神的身体里,然而父亲有孟婆的引路使者,这会所有的引路使者全都缠绕在杀神身边,顺着白毛僵尸在杀神身上扎出来的空洞,一个个的往里边钻,刹那间杀神就像是了没了油了汽车,整个气场瞬间停息,不断扭动着身子挣扎着想躲开。

    我瞅着他快不行了,然而他最后爆发出来的能量,却还是非常的惊人,愣是将姑妈缠在他身上的十根手指全都挣破,一根根破碎的手指漫天飞舞,像是从天而降的冰雹,一颗颗的飞落砸在我们身边,然而此刻是白毛僵尸去还是靠着杀神,他双手死死的抱着杀神,有种同归于尽的意思,可是杀神突然爆发出来的能力也不是白毛僵尸能够挡的住,杀神猛的一转身子,直接跳了起来,凌厉在半空中,直直的栽倒下来,将白毛僵尸压在身下,逼不得已白毛僵尸只能松手,这一砸也耗费了他们两不少的力气。

    尤其是杀神,已经快不行了,就在此时,父亲瞅准机会,对着躺在地面的杀神,使出全力一击,脑袋大小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杀神的胸口上,顿时整个胸腔全都深深的陷了下去,最终不可一世的杀神还是葬送的自己的性命,杀神闭上眼的最后刹那,攻击我的金光此刻瞬间消失。

    我缓过了一口气,这会地下室里的李师傅跟着走了出来,我瞧着他貌似很虚弱的样子,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李师傅点点头说:“成了,地下世界恢复如初!”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会却完全没有高兴的感觉,听李师傅说完这句话,我倒是踉跄着步子走到表姐他们身边,想着怎么开口跟他们说话,但是却始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那么呆呆的相互看着,过了不久,通道外边响起了谢师傅的说话声,我扭头一看就不高兴,刚才都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谢师傅也没说话,笑呵呵的走过来,他身后跟着好久没见的白无常,以及孟婆,走到我身边就说:“小楚,幸苦你了,这一切总算是全都玩了!”

    紧接着原本是融进我身体的黑影也钻了出来,我定了定神,瞧见黑影的时候我还愣住了,这家伙是真没见过,谢师傅跟我说:“他是地精的父亲!”

    我这想起来,估计整个地下世界也只有地精的父亲才能跟杀神抖一抖,我向他道了谢,接着问谢师傅刚才去哪了,谢师傅哈哈一笑说:“去接白无常和孟婆回家啊!”

    我问他懒懒和我表姐以及父亲他们怎么办?

    谢师傅依旧笑呵呵的说:“这些不用你担心,我们自然会安排!”

    李师傅也说:“你们各归其职,管理好自己的大殿秩序,一切都结束了!”

    既然有谢师傅他们安排,我也就没多问也没多说,冲他们摆摆手就让他们去安排了,接下来的一切就很顺理自然,地下世界恢复新的秩序,一切重新开始,然而表姐也回到了地藏王边上,只是大家在分别的时候,全都喝了孟婆那碗汤,一切记忆终于那碗汤里,成为过去,没有未来!

    看小说 上笔下文学小说阅读网 www.tongxiu.net.cn 无广告无弹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