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新笔下文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时浅薄亦琛

正文卷 第521章 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因为这件事,这天下班后,时浅直接去了薄亦琛的公司。

    不过她没有去公司里边儿,反而是选择坐在了街对面的一家咖啡店里怕打扰薄亦琛工作。

    点了杯咖啡和一份甜点,就那样坐着,一等就是一下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两天没休息好的原因,此时窗外的阳光打在她身上,竟照得人格外舒适。没一会儿,时浅的困意就涌了上来

    没忍住,时浅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同样,这一睡也就是一下午。

    傍晚时分,薄亦琛下班跟几个人从公司里走出来,一群人在一起说说笑笑。

    今天是公司聚餐的日子,几个主管和精力一直怂恿着他参加今天的聚会,说从来都没见他出现过,今天务必到场。

    而薄亦琛在给时浅打了个电话没打通之后,他想了想没什么事,便也同意了。一群人这会儿从公司里出来,原本是要直接奔着目标餐厅去吃饭的。

    谁成想,就是这么上车前不经意的一瞥,薄亦琛看向了对面,有个小巧但又熟悉的人趴在对面店里的桌子上。

    距离有点远,薄亦琛看不清。不过直觉告诉他,自己应该是没认错人的。

    “你和几位经理先过去吧,我突然间有点事,就先不去了!”

    跟身边的助理吩咐了两句,随即,就见薄亦琛两手插着大衣口袋,向对面的咖啡店跑去。

    一开始助理还有些不理解,怎么说好的一下子又有事了?而且,就算薄总有事情,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怀着这种疑问,助理的目光跟随着薄亦琛一起进了咖啡厅。当他看到自家老板出现在一个女生身影前的那一刻,瞬间福至心灵,助理什么都明白了。

    啊,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跟自家夫人又腻歪去了啊!

    突然觉得自己还没吃饭就被喂饱了狗粮,助理负责跟那几位经理解释着离开了。

    而咖啡店这一头,薄亦琛一进去,便一眼看到了正趴在桌上睡觉的时浅。

    果然是她!

    一步一步走上前,薄亦琛仔细端详着对方睡着时的容颜。因为看着人睡的太香,他也不忍心就这样叫醒她。

    就这样,坐在对面的位置看了她一会儿,离开前薄亦琛上前一个公主抱,直接将时浅抱在了怀里。

    吩咐司机在门口等着,出门,上车关门,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而时浅也确实是睡的很香,整个过程根本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看的薄亦琛直摇头。

    这得亏碰见的是他,要不然换个别有用心的人,这会儿早不知道自家媳妇儿去哪儿了!

    不行,这点毛病得改!

    正当薄亦琛发愁了一路怎么把自己媳妇儿这毛病还纠正回去的时候,快到家的时候,时浅醒了。

    一醒来发现自己坐在车子里,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发现自己身边靠的人是薄亦琛,睡之前的记忆如潮水般卷来,时浅揉了揉惺忪的眼。

    “我不是在咖啡厅吗?你怎么找到我的?”

    薄亦琛摸着她的头笑了笑:“出了公司门就看到你了,见你睡得香就没有叫醒你,怎么样?要不要再睡会儿?”

    自己坐在对面等薄亦琛下班,原本是想请他帮忙唐域的事儿的。现在一下子到了这个时候,时浅酝酿好的说辞现在都无影无踪,反而更说不出口。

    她摇了摇头:“不用了,就快到家了,回到家我再睡。”

    或许是心里装着事儿的原因,接下来的一路上,时浅话都很少,而且还有些心不在焉的。

    就连晚上回去吃饭,也没怎么有胃口。只吃了一点点,就说自己困了要上楼睡觉了。

    察觉出对方的不对劲,薄亦琛皱了皱眉。也没生病啊,按理说平时不应该是这样。

    难道说,工作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样想着,薄亦琛直接给剧组的导演打了电话,导演战战兢兢的。

    在听到对方问时浅有遇到什么异常情况的时候,导演想了一下,就把今天时母又找上门的事情跟薄亦琛说了一遍。

    挂了电话之后,薄亦琛总算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原来今天的所有反常,都是因为这女人心里装着事儿啊!

    想到这里,薄亦琛坐在书桌后把管家叫了进来。

    “把这张支票明天到了唐氏交给唐域,什么都不要说,他会懂我什么意思的!”

    说着,薄亦琛拿出一叠支票,在其中一张上写了一串数字撕下来交给对方。

    像时浅不想让薄亦琛为难一样,同理,薄亦琛也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因为这件事而为难。

    与其让她这样吃不好整个人心不在焉的,不如就在这件事上帮唐域一把。

    管家自然也听说过了有关唐氏的事情,接过支票一看数字,心中大概也就明白了。

    他有些担心道:“少爷,时家人再这样下去,只会越发的变本加厉,以后一有什么事都来找少夫人的!您可得小心点儿,别被有心之人利用了。”

    管家一向对除了时浅之外的时家人印象都不好,活了这么大年纪,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其中有些弯弯绕绕。

    然而,薄亦琛却好似对这些并不在意,他安抚的说道:“没关系,唐域这人还是有点可信度的,这一次帮也就帮了,只当留个人情。

    不过最关键的是,我不想看到浅浅因为这件事这么纠结和为难。时家人怎么样我并不在乎,有本事,他们就一直抱着浅浅的大腿,我巴不得他们那样。

    也因为只有那样,他们才会对我的浅浅好一些,哪怕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可以,我不在乎!”

    ……

    管家的动作很快,第二天一早,唐域像往常一样到达办公室的时候,便看到了放在办公桌上的支票。

    一见到上边儿的那串数字,他整个人都惊讶了。四下看了看,周围没其他人。唐域立马把助理叫了起来,问他是怎么回事,助理如实回答。

    于是乎,在助理离开办公室之后,唐域二话不说直接给时苑打了电话。

    薄亦琛知道自己公司遇到危机这事并不奇怪,但他出手帮忙,这就有些不符合常理了。按理说他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太多,说话的机会也很少。

    如果仅仅因为这些帮忙,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

    既然如此,那对方帮忙唯一的理由也只有一个,时浅。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