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新笔下文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落两不知

第六十八章 赈灾(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嵩艰难的扛着三袋泥土走在前面,一个小兵背着一袋紧随其后,快到坝顶,小兵脚下一滑,整个人顺势往下滚。

    林嵩赶紧把背上的麻袋一卸,飞身朝着小兵扑了过去,统领看见,反应超快的一下抓住林嵩的脚。

    林嵩一把拉住小兵的手,被他们蹭落的泥土石块迅速掉了下去,摔的粉碎,小兵的命算是捡回来了。

    [书趣阁 ..]坝堤上的众人合力,将他们拉了上去,小兵感激涕零,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谢……谢谢大人的救命之恩!谢谢大人!”

    “没事了就好,是我让你们来的,势必要对你们负责,不必言谢!”林嵩这才感觉手臂刺痛,他抬起来一看,血连同雨水一起在衣袖上侵染开来。

    统领拱手:“大人,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

    “不必,快,不能再耽搁了!”林嵩带着大伙分秒必争的继续加固大坝……

    他们回到监察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堤坝经过加固,又可勉强维持一段时间了,林嵩现在盼着顾北城能顺利说服东隅王,驰援一下东戍。

    可是,万一东隅拒绝怎么办?林嵩在屋里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向南萧请求支援,不就是牢狱之灾么?最坏不过一死,用他一人换这里的百姓,值了!

    林嵩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林妙音的屋门口,她屋里的灯早就熄了,想必女儿现在已经睡着了,他看着女儿的房间,站了很久……

    第二天一早,信使带着林嵩的亲笔信,快马加鞭的返回了南晋,统领敲了敲林嵩的房门,“大人!大人!”半天没有人应。

    林妙音从屋里出来,准备出去寻昨晚那老汉,统领看到她随口问道:“林医官,可见到大人出去?”

    “父亲不在屋里吗?”林妙音走了过去,也敲了敲门,“爹爹!”

    半晌,还是没人应……

    林妙音直接推门而入,见林嵩躺在床上,统领和林妙音忙跑过去,林嵩满头大汗,嘴唇发白,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

    “糟糕!”林妙音看了一眼放在床边的衣服,用手一摸还是湿的,“父亲这是淋了雨旧伤复发!”转头对统领说道:“麻烦您帮我打点热水来。”

    “是!”

    统领很快就打了一盆热水端进来,“谢谢,这里有我,您去忙吧。”林妙音发现父亲旧伤未愈又添了新伤,心疼的流下泪来,赶紧用衣袖擦了擦。

    她仔细的帮林嵩清洗干净伤口,上了药,又小心的包扎好,再把退热的药丸用水化开喂父亲服下,这才出去轻轻把门带上。

    林妙音一转身,差点和太子撞了个满怀,立刻退了一步,屈膝行礼道:“臣女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没有立马让她免礼,凑近闻了闻,悄声在林妙音耳边带着几分戏谑的语气调侃道:“你好香啊……”

    林妙音一吓本能的想闪到旁边去,没想踩到了裙边,重心一偏,眼看着就要摔倒,太子伸手揽住她的腰,往怀里一抱,余光瞥见了站在林妙音身后的南瑾言。

    “谢太子殿下!”林妙音想推开太子,却被他搂得更紧了,太子看着她,小声令道:“别动!”抬起另一只手温柔的抚了一下她的鬓发,林妙音用余光瞄着太子的手。

    南瑾言默默的深呼吸了一口,后槽牙都快咬碎了,眼神里闪过的一道寒光转瞬即逝,转而被浮起来的笑意掩盖。

    “瑾言见过太子哥哥!”完全看不出他生气,依旧恭恭敬敬,温文尔雅。

    林妙音赶紧趁势推开太子,退到南瑾言身后,太子直勾勾的盯着林妙音,朝她走来,南瑾言迈了一步,挡在太子前面,“皇兄!”南瑾言高声道。

    “你给本宫让开!”太子的手刚抬起来准备拉林妙音,就被南瑾言一把捏住。

    南瑾言冷冷的盯着太子,一股“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气势咄咄逼人,太子恼怒的看着南瑾言,盛气凌人,眼神里满是不屑。

    太子甩开南瑾言的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本宫只说一次,你最好不要挑衅本宫!”

    “别碰她!我也只说一次!”

    南瑾言和太子对视了几秒,“哼!”太子把南瑾言往后一推,松开了手,脸上扯出一个冷笑,看看南瑾言又看看林妙音,“走着瞧!哈哈……”大笑着走了。

    “谢谢!”林妙音微微颔首。

    南瑾言抬手想握住她的肩,想想又放下了,负手说道:“我们既是朋友,又……何须如此见外,以后,能不能不要总对我说谢谢……”

    微风拂过都掩饰不住南瑾言这份痴痴的心事,对于林妙音,明明有太多的无奈和无计可施,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

    南瑾言望着她,迂回流转着心思,林妙音几个字,早就一笔一划深深刻在他心里了,他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穷尽所有只为守护着她。

    她又怎会不知不懂,只是,喜欢这件事,真的不是一厢情愿的对一个人好就能换来的,这世上的事,不是每一件都有理由,特别是爱上一个人。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因为强扭的瓜不甜,但也不能不明不白的拖着,要知道爱之深,则恨之切,爱情总是会让人不自觉的就干了蠢事,林妙音不想为难自己,更不愿辜负别人。

    林妙音沉默不语,只轻轻的点了下头,屈膝见了礼,背着药箱与南瑾言擦肩而过,她觉得,这样,他便能懂了,南瑾言手突然伸开想拉住她,最终也没敢鼓起勇气拉住她。

    南瑾言湿了眼眶,他徐徐转头向院中看去,树上的一朵小花,悄悄的飘落,如果母妃还活着,她定会告诉他爱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为什么他的心这么痛?书上都说将心比心,为什么他的真心永远换不来真情?太子是这样,林妙音也是这样!世人的心当真都如此冷漠吗?为何她的心永远捂不热呢?

    顾北城!他和林妙音之间的问题就出在他身上,林妙音定是受了顾北城的蛊惑,包括林嵩在内,不然,那日林嵩怎会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放走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