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新笔下文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南宝衣萧弈

正文卷 第242章 姐妹一生一起走,谁先成亲谁是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  十苦和十言领着天枢精锐,押送着二十几个人踏进厅堂。

    都是北方军队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深深垂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尉迟长恭的脸色瞬间铁青。

    这些人,是尉迟家族派往北方的细作!

    家族每年都会派遣数十人前往长安,有的走荐举,有的混军功,而这二十几个人都在长安埋伏了数十年,甚至已经在长安落叶生根娶妻生子,每年传送回江南无数机密,无疑是最成功的细作。

    可是他们……

    竟然都被萧道衍揪了出来!

    沈姜垂眸饮酒。

    美艳的面庞,浮着霜雪般的冷凝神色。

    她知道南方一直在向北方输送细作。

    她很早之前就有称帝之心,可她知道天下人不许女子称帝,为了防止将来遭人报复,她特意留了一手,她不仅没有揭穿任何细作,她甚至帮着他们掩饰身份,只为了扩大尉迟长恭的势力,给自己多准备一条退路。

    可她万万没想到……

    萧道衍竟然如此智谋过人!

    才不过短短几场小战争,他就找到了所有军中细作!

    不!

    或者,或者说,这份细作名单,是有心人提供给他的……

    沈姜深深闭了闭眼,脑海中浮现出南宝衣的身影。

    是那丫头暗中捣的鬼吧?

    她愠怒,笼在宽袖里的双手忍不住地握紧。

    一生大风大浪地过来,却偏偏栽在了那小丫头的身上,是她犯傻了……

    还有萧煜。

    他究竟是不是……

    萧弈慢条斯理地站起身。

    他步下台阶,薄唇噙着微笑,缓步走过一座座食案:“朕知道,这些人都是南方的细作。朕把他们一一找了出来,却没有杀他们……可知道朕为何不杀他们?”

    众人缄默。

    萧弈拍了拍一位老者的肩膀。

    这老人曾是雍王府的幕僚,却也是尉迟家族派出去的细作,此时被萧弈拍了一下肩,立刻吓得痛哭流涕,连忙跪地求饶。

    萧弈负着手,俯首看他,话却是对着江左世家们说的:“朕可以杀他们,也可以放任他们继续待在军中,透露给他们错误的军情,再借他们的口,把错误的军情传递给你们。朕想在战场上赢你们,将变得再简单不过。”

    他口吻讥讽,像是戏耍孩童。

    世家们的脸色十分难看。

    却也明白,他说的都是事实。

    萧弈转身:“朕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朕不愿与你们交战。南北本是一国,何必因为谋逆者的一点野心,就弄得民不聊生?朕佩服这些细作数十年不改初心的忠诚,即日起,朕不仅放他们回归故乡,还赏金百两。”

    话音落地,满厅震惊。

    顾崇山讥笑一声。

    凭他对萧弈的了解,那杀胚拿到细作名单,定然会加以利用,在战场上狠狠打败尉迟长恭。

    今日故作大度,如此狡黠地收买人心,想来是南家娇娇出的主意了。

    细作们不敢置信地望着萧弈,良久,纷纷泪流满面地叩首谢恩:“谢陛下大恩!”

    感激的声音,反复回荡在厅堂。

    他们唤的是“陛下”,而非“雍王”。

    南方世家们面色各异,彼此对视,用眼神交流着各自感受。

    南方的贵女们轻摇团扇,偷偷窥视萧弈,娇美的面庞上忍不住地流露出惊艳和爱慕。

    尉迟长恭的脸色则变得难看至极。

    萧道衍当着他的面收买人心,不要太过分!

    他望向沈姜。

    本该处于主导地位的她,全程都不在状态,大约还在想琴师和萧煜。

    尉迟长恭没办法,只得冷笑:“雍王谋朝篡位乃是事实,不敬母亲也是事实,我等挥师北上,不过是为了给天下母亲讨一个公道!萧道衍,纵然你找到了这些细作,可你的军队都是北方人,他们根本不擅长水战。真正打起来,你还是会输。既然不想生民涂炭,不如赶紧请降,自刎谢罪!”

    萧弈低笑。

    他缓步回到席案,撩袍落座。

    丹色玄边冕服大气沉稳,袍裾散落在蒲团边,没加十二旒珠的帝冠衬得他气度高华潇洒闲适,俊美昳丽的五官带出几分烈阳般不可逼视的尊贵,他已经具备一个帝王该有的威严。

    他执起三鼎黄金酒樽,微笑:“朕初次下江南,今日宴请诸位爱卿,特意为诸位准备了精彩的下酒菜,请诸位移步江畔,与朕一同观看。”

    下酒菜……

    众人面面相觑。

    楼上。

    南宝衣饮尽杯中酒。

    以二哥哥的性子,所谓的“下酒菜”,恐怕是送给尉迟长恭的下马威——一场精彩的水军演习。

    尉迟长恭认定北方人不擅长水战,却不知二哥哥是天生的将领,陆战也好、水战也罢,他就没有怕过谁,他亲自训练的水师,必定能叫尉迟长恭大开眼界。

    “娇娇……”

    南宝珠贪杯,没在意厅堂的动静,早已喝得双颊酡红。

    她给南宝衣添满美酒:“今日咱们姐妹团聚,我心中高兴……来,咱们多喝几杯!”

    南宝衣想去看萧弈的水师演习,脆声道:“珠珠,这么喝多没意思,咱们也去江边看看下酒菜!”

    她起身要走。

    南宝珠醉得迷迷糊糊,只隐约听见了“下酒菜”三个字。

    她一把拽住南宝衣,特大方地塞了一只酱肘子到她嘴里:“喏,下酒菜,快吃!”

    南宝衣叼着酱肘子,求救般望向寒烟凉,却惊悚地发现这姑娘也醉得厉害。

    寒烟凉正撩起袖管,霸道地走到一面巨鼓前,抄起鼓槌就开始敲,一边豪迈地放声高歌:“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南宝衣:“……”

    得,这又疯了一个。

    她惦记着二哥哥的水师演习,想偷偷摸摸地溜走,却被南宝珠和寒烟凉扣下,豪迈地给她灌酒:“姐妹一生一起走,谁先成亲谁是狗……”

    南宝衣:“……”

    怀疑人生。

    寒老板也就罢了,小堂姐一个嫁了人的,舞得那么嘚瑟是想干啥?

    ……

    江边的演习,在一个时辰后结束。

    萧弈等人回来时,看见厅堂满地狼藉。

    三个小姐妹也不知喝了多少,寒烟凉趴在沈议潮的席案上呕吐,南宝珠手舞足蹈地唱“夫君你是不是饿得慌”,他家小娇娘双颊酡红,委屈地抱着酒坛子哄宝宝睡觉……

    沈议绝兄弟表情诡异。

    宁晚舟默默假装自己不存在。

    ,

    么么哒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