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新笔下文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天下录

正文卷 第七十章-归尘磨炼-深夜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r2>r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你最好给个让我满意解释!要是解释不清楚我要你好看!”

    第二日清晨,睡梦中的秦修被一声无比刺耳的女高音吵醒,随后被抓起来问了一连串问题。

    因为换过衣裳,昨晚又喝了酒,一头浓密的黑衣也全部散开披在胸前,让女子一瞬间认不出是谁。

    “嗯~嗯?你是谁啊?怎么在我屋里?嘶~头好疼。”

    十里香的酒劲经过一晚上挥发后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但由于昨晚实在是喝的太多秦修,导致现在还是觉得晕乎乎的,被人拉起来后还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秦公子?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尖叫女子正是郑亚男,因为这几天修行太累导致睡的很死,而且想着在自己家也不会有人闯入,谁知道第二天起来居然还有个人躺在自己身边,一身酒气,吓的她差点暴走,手中的光球都凝聚好了,结果听到男子的声音后发生是秦修,顿时阉了气。

    “嗯?亚男?你干嘛在我房间里?”

    此时秦修也清醒了许多,突然看见郑亚男一时间回不过神来,还以为是她私自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我还想问你呢秦公子,你好好看看这是谁的房间?”

    被人倒打一耙的感觉实在是不爽,可惜面前的人是救了自己一名的恩人,也幸好秦修没有做什么,不然郑亚男说什么都不能放过他!

    “这...这...亚男小姐,你听我的解释怎么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听到郑亚男的话,秦修突然感到一丝不秒,所剩不多的酒劲也全部消散,这时秦修才看清楚这是谁的房间。

    屋内粉饰居多,还摆放着许多女子玩意,衣柜里也装着女式衣袍,看完后秦修心中一凉,完了!进错房间了!

    “解释?我看就不用了吧,肯定是秦公子昨晚喝了个大醉,然后进错了房间对吧?我没猜错吧!”

    看着浑身酒气的秦修,郑亚男也能大致猜出来是怎么回事。

    “嗯嗯,亚男小姐料事如神,就是这么回事。”

    “你看既然没有发生什么,那我就先走了,你继续睡,就不打扰你了,拜拜!”

    “唉~唉~秦公子慢点跑。”

    从郑亚男手里挣脱出来,秦修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又夸奖了郑亚男一声后直接跑路,生怕被郑亚男留下,现在的秦修可还打不赢郑亚男。

    “呼~我去,喝酒真耽误事,进谁的房间不好居然进了个惹不起的,真够倒霉的!”

    从郑亚男院子出来后秦修便一路狂奔回到自己的小院,不得不说这种场面可真够吓人的,比直面面对敌人还吓人,幸好跑得快。

    闻着自己身上的酒气,秦修赶紧放水洗了个热水澡,随后换上干净的衣裳在床上打坐修炼。

    郑王城某处阁楼~

    “主上,还是没有那对男女的消息,怕是已经跳出我们的包围圈了。”

    一名白衣男子正跪在地上向面前的中年男子禀告,而坐在太师椅上的中年男子正悠闲的闭着眼睛喝着茶,似乎不打算理会白衣男。

    “主上?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逃了吗?这会不会对计划有影响?”

    “主上?”

    “嘘!我知道了,这件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现在只需要关心现在的计划就行,选举大会马上就开始了,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不过这次最后的选举人一定会是我。”

    太师椅上的男子睁开眼睛,没等白衣男说话就连忙打断,随后又淡淡的说两句话后便继续闭眼歇息。

    “这个是自然的,现在的三脉中也只有您才有资格当选,只是我怕....”

    跪在地上的白衣男也一脸媚笑的讨好中年男子,可惜他那病怏怏的脸色能做出这种动作属实难看。

    “没什么好怕的,就算那个小丫头真的能查到你们头上又能如何?只要你们不露面,她能把你们怎么样?”

    “对了,把出去寻找的人都召唤回来吧,我得到消息那对男女已经回到了三脉府邸,不过你还是的留下一些人继续寻找,让她知道我们并未找到她的景象,还有让回来的人都换上盔甲驻守在附近,要是发现那个小子的身影直接给我抓了,真以为破坏我的好事躲进郑府就没事了吗,我还不信他不出来。”

    “好了,你下去吧,听说上次黑老被那护城军给击伤了?你传我的指令去丹药坊拿一瓶上好的疗伤丹药给他,让他尽快养伤,该他们效力的时候就快到了。”

    “是,属下告退。”

    中年男子想起了什么,再次睁开眼睛朝男子嘱咐了几件事。

    郑王城三脉府邸秦修小院~

    “咚咚咚~”

    “咚咚咚~”

    “秦公子,你在里面吗?再不开门我就进来咯?”

    秦修院子门外郑亚男正卖力的敲着门,这秦修,早上从她院里逃走之后一中午都不见人影,难道是在等自己来找他?脸皮可真够厚的!

    “谁啊?别敲了,来了来了。”

    “亚男?你...你来干什么?”

    秦修正修炼入了迷,突然被敲门声惊醒自然是有些不爽,但是开门看到是郑亚男后却又开始结巴了,心中想着这丫头不会来找说法的吧!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了?那你早上怎么就直接进我屋了?”

    看到秦修开门,郑亚男给秦修翻了个白眼,随后一把推开秦修朝院子里的凉亭走去,这时秦修才发现郑亚男手里还提着一食盒,看来是给自己送饭来的。

    “我说大小姐你就别提这事了,我是真的喝醉了,你就原谅我吧!你让我干什么事都行!不过你送的饭菜好吃!这汤也好喝。”

    秦修关好门后走到凉亭,边说话边帮忙把饭菜摆好

    不得不说府邸的饭菜真不是外面能比的了,虽说没有这么多菜品,但每一道菜都制作的让人食指大开,特别是一碗肉汤,秦修喝一口后顿时觉得全身上下舒坦无比,胃口都变好了许多。

    “那是当然了,也不看看是那里做出来的,这可是为你专门做的醒酒汤。”

    “你刚才说让我原谅你是吧?倒也不是不可以,就得看秦公子愿意不愿意帮我一个小忙了。”

    郑亚男除了给秦修送饭外其实还有一件事想拜托秦修,真好没有什么理由呢,那知秦修进入主动送上门来。

    “什么忙?我说大小姐,我就一初期武者,我能帮你什么忙?你先说说看,能帮就帮,超出我实力范围的我可没辙。”

    秦修停下大口咽菜的动作,合着这顿饭就是场鸿门宴啊!看来这个忙不帮也得帮了,只希望不会太难。

    “你就放心吧,又不是让你出去打打杀杀,只是让你陪我逛街,这要求不难吧?”

    听到秦修以为自己让他去杀人,郑亚男连忙解释,自己也就想找他逛个街,那有这么难?

    “逛街?我没听错吧?就这事?这种小事你叫小花去就行了啊,干嘛叫我?”

    秦修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要求居然是逛街?逛街?一个武者的承诺可是很贵重的,即使现在郑亚男真的叫秦修去杀一个人,秦修也有大概率会去完成,毕竟谁都不想欠一个承诺,只是没想到是逛街,这也太简单了吧!

    “对,逛街,你没听错,而且就在今天晚上。”

    “秦公子你也知道这几天就要举办选举大会,而每次举办选举大会时前一天和后一天都会有非常多的外来武者或者本地武者售卖各种物品,其中珍贵物品不在少数,几十年可能就这一次,秦公子不想尝试一下吗?”

    在郑王城中,每次举办选举大会时都会有人摆摊售卖,毕竟参加和观看选举大会的人非常多,慢慢的就成为了一个传统,而郑亚男得到消息今晚就会有人开始摆摊售卖,正好今天没事,就想着出去逛逛,但自己一个人又有点无聊,想带郑天出去三爷爷又不肯,带小花出去又没意思,只能选择秦修了。

    “哦,我知道了,那行,今晚我就当你的免费保镖了。”

    听着郑亚男所说秦修也有点动心了,毕竟几十年一次,要是真的能混到什么好东西岂不是赚了?

    “嗯,那我晚上再来找你,你可别又自己一个人跑了哦!”

    看到秦修同意,郑亚男也是露出一个甜美笑容,随后起身走出院子,也不知去干吗。

    秦修迅速的吃完饭菜,随后直接在院子内打坐起来,时间缓缓流逝,没多久便到了晚上。

    “秦公子,你准备好了吗?可以出发咯。”

    “嗯,来了。”

    听到郑亚男的敲门声,秦修睁开双眼,随后整理下衣服便打开房门。

    “你...这...你是亚男?”

    “嗯?怎么了?才一下午秦公子就不认的人家了?”

    秦修打开房门看到郑亚男时都震惊了,太漂亮了!平时的郑亚男都是穿的束身衣袍,没想到这次逛街居然换了一件黑色连衣裙,乌黑柔顺的长发散落在肩上,令人羡慕的脸蛋上这次有了胭脂水粉的加入更显得光彩夺目,太漂亮了,秦修都找不到能形容的词语,太完美了!

    而郑亚男看到秦修的反应后也显的有些不适应,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打扮过自己,在中午得知秦修同意和她逛街后突然想起装扮自己,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个画面。

    “好了,秦公子,你别这样看着我了,走吧,再不去好东西就被买完了。”

    “哦~好好,走吧。”

    秦修的目光足足盯着郑亚男看了十几秒,看的郑亚男更尴尬了,于是连忙挽着秦修的手臂向大门走去。

    郑亚男这一抱自己倒是缓解了尴尬,这下可把秦修给整尴尬了,试想一位大美人就这么抱着自己的手臂,谁的心里面能不慌神?

    两人走出府邸大门后上了一辆马车,因为摆摊的位置离的有些远,郑亚男就早早的准备好了马车。

    “老大,郑亚男那小娘皮出来了,她身边还有一名男子,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位,怎么办?”

    “哦?终于出来了,你们听好,紧紧跟随就好,我们没到来之前万万不可动手,有什么事随时汇报,要是能抓住那小子,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老大。”

    当秦修和郑亚男出门上马车时,三脉府邸大门对面的一处阁楼中正有一名黑衣男子拿着一道令牌不知在和谁交流。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